恋爱宝典分类

相关文章
精彩链接
您的位置:快乐加油站 > 爱情宝典 > 恋爱宝典 > 恋爱宝典文章 > 详细内容

[故事]我们的婚姻缘定三生

更新时间:2007-05-04 00:28:10   浏览次数 359    

  不知不觉我们结婚已经两年了。

  认识他的那一年,我23岁属蛇,他29岁属猪。我们的相识并不浪漫,属于中国很传统的那种———相亲。当他走在我的身边,低着头侧着脸,轻声和我交谈时,我顿时有一种眩晕的感觉,我知道我中招了。在去咖啡馆的路上,我险些摔了一跤,他很及时地伸出手接住了我,并把我搂在了怀里,我预感到我的幸福来临了。直到现在他都说这是我的一个小阴谋,我无以言对,也许这是上天的安排。在咖啡馆里,我们聊了很多,从工作、兴趣一直聊到了我的童年,我很惊讶,我居然和一个刚认识几个小时的家伙聊了这么久;而他呢,饿着肚子品着咖啡,很耐心地听着一个女孩子吱吱喳喳地讲自己的故事,当然关于他饿肚子的事情是后来他告诉我的。看来我们注定是要走到一起的。

  母亲虽然嘴上没说什么,但我知道她并不是很满意我的选择。直到有一次……我工作后一直在自学,有时晚上也要上课。那天晚上天气突然变得很冷,他说他会来接我,走出校门远远地看到他跑过来,递给我一杯温热的牛奶。这件事情以后母亲显然宽心了很多。我是家中的独女,父母又是中年得女,对我自然是呵护有加、宠爱倍至,当然希望以后也能有一个人如此地呵护我、宠爱我。

  一年后我们结婚了。新婚的那天晚上,一个朋友和我聊了很久,他告诉我婚姻和恋爱是不一样的,不要把婚姻想象得太美好。婚后我们可能会遇到许多以前不曾遇到的问题,会有争吵,会有磨擦,,会有矛盾,所以有学会适时忍让和适度迁就。

  蜜月过后,我们准备在家里“大宴宾客”。听到这个消息,母亲惊讶地半天没说话,也许她无法想象,在家里从未进过厨房,甚至经过菜场都会绕路的女儿,会亲自下厨。我们在家里请客的那天,母亲在电话旁边守候了一天,生怕我会打去求救电话。我给了所有人一个惊喜,虽然手忙脚乱,虽然没有章法,但我毕竟做出来了一大桌子的菜,并且被一扫而光。这让我先生也喜出望外,让我的父母亲和所有认识我的人都吃惊不已。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一直等待着这一天———为我的爱人“洗手做羹汤”。

  我们的恩爱在朋友圈里是出了名的。

  他在假日和我一起兴致勃勃地逛街,对我试穿的每一件衣服作出非常中肯的评价,碰到特别适合我的衣服,他会毫不犹豫地买下来;他会毫不保留地表达他对我的依恋和疼爱,无论走在哪里他都会紧紧地牵着我的手;他会在我莫名其妙乱发脾气的时候默默忍受,还要想着法地哄我开心;他会在寒冷地冬天让我把冻僵的手放进他的脖子里取暖……

  我变着花样做各式菜肴他增加营养,还学着自己做蛋糕;每天晚上我会给他热一杯牛奶,喂他吃饼干、蛋糕,他笑着说古代的皇帝大概也就是如此吧;我会把他第二天要穿的衣服,放在最醒目的位置;他疲倦的时候我会把他搂在我的怀里,让他象孩子一样和我撒娇;他晚归的时候我会一直等他,我告诉他无论都晚家里都会有一盏灯为他亮着……

  冬天的夜晚十分寒冷,他总是早早地替我捂暖被子,他总是一面被我冰冷的身体冻得呲牙咧嘴,一面更紧地搂着我。每当这时,他总是笑我真的是一条蛇,这么冷冰冰的。我偎依在他的怀里,喃喃自语:“如果我真的是蛇,我要用我的一生痴缠着你,直到我的身体变得僵硬……”

  他很宠我,对我的宠爱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。他的这种宠爱常常让别人觉得不可思议,我说你不怕把我宠坏了吗?他说,就要把你宠坏了,除了我还会有谁这样宠你呢?你永远也不会离开我了。有时我会问他一些傻傻的问题,然后借题发挥。他总是好笑地看着我,玩味我的胡思乱想,奇怪我的小脑袋瓜里怎么能有这么多千奇百怪的问题。他说我这个样子简直太可爱了。

  我不能容忍别人对他的非议,哪怕是善意的批评。在我看来他是男人中最优秀的那一个,我很自豪我能拥有他。我感谢上苍,给了我一个温馨的家,给了我一个为我而生的男人,每天都让我有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感觉。我们总是笑着问对方:为什么我们相处了三年,每次见到对方都会有蠢蠢欲动的欣喜?每次分别总会有如此深的眷恋?对每一个拥抱怎会如此贪婪?

  2002年2月14日,我们结婚后的第一个情人节。他回到家,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,他让我打开看。我打开里面是一个报纸包着的东西,打开报纸……天啊,好大一束玫瑰花!他告诉我,这不是在普通花店里买的。这是他在花草市场买来,然后一支一支修剪打理的。我觉得我已经被幸福冲晕了头!

  2002年5月,他出差去上海。我要送他上火车,他坚决不让我去,他说他怕我的眼泪让他舍不得走了,我笑了,“我才不会哭呢”。他临走的那天,我送他出了家门,看着他的背景渐行渐远,我的眼泪还是止不住掉了下来。我知道我很傻,他不过只去七天而已,又不是生离死别。可是我真的无法忍受,家里空荡荡的,我似乎还能感觉到他的气息,但他却不在我身边,我的心空得发慌,他才刚刚走,我就在开始期盼他的归来了。

  我们勾肩搭背地逛街(这是我们朋友的原话),于是经常会有婚纱摄影公司上来作宣传,希望我们会去他们公司拍结婚照。我们不象夫妻吗?我很奇怪,一般夫妻上街会以什么姿势出现?他呶呶嘴,我顺势望过去,一对夫妻模样的人从我们面前走过:男人在前面大步流星地走着,女人在后面紧赶慢赶地跟着。我们相视哑然失笑。

  我十分依恋他。我喜欢穿上他的衣服,因为那上面有他的气息,让我感觉他时时刻刻都拥抱着我。有时晚上我会做恶梦,梦见他离我而去,我不停地哭泣……惊醒后胸口似乎隐隐约约地有一种痛,我急忙伸手去摸,还好他依然在我身边,呼吸很均匀,心跳很平稳,我稍稍安心,于是握着他的手深深睡去。

  偶尔我们也有争吵,不过很快我们就言归于好了。争吵的原因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事后我们几乎想不起来我们为什么争吵了。他不太会哄女孩。每次吵完后,他也会哄我两句,如果我依然生气,他就坐在旁边默默地看着我。其实很多时候我内心已经不生气了,只是想让他哄哄我,而这种愿望常常落空。我曾问过他,为什么不多哄我一会儿。他的回答让我觉得很上当,他说你生气的时候我无论怎么哄,你也不会理我的,所以干脆等你自己消气。

  我看过伊能静的《生死遗言》,我也和他讨论过生死。书上都说女人比男人长寿,他长我六岁,他说即使他能比我多活三年,我也要独自生活三年。我突然很害怕,我说我不要活得比你长久,因为我无法忍受失去你的痛苦。可是说完我又后悔了,如果我真的先他而去,留下他一个人,我又于心何忍?于是他搂我入怀,“傻丫头,我们拉个钩吧?”“拉钩干什么?”“下辈子我们还要做夫妻”……我紧紧钩着他的小指头,和他一起哼着那首古老的童谣———

  “拉钩上吊,一百年不许忘……”